资源共享 参与合作 各尽其能 各得其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外来人”如何变成“自家人” - 治理案例 - 城市社区参与治理资源,ccpg

热门关键词:

“外来人”如何变成“自家人”

责任编辑:ccpg201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人气:153  发布时间:2016-06-12 21:13:40

    良好的基层治理需要政府与民众之间的有效沟通,也需要民众之间的“有事好商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

  今起,本栏目聚焦广东、河南等地社区和农村在基层治理中出现的一些新探索,看看居民怎么议身边事、老乡如何纾解矛盾,这些探索或许可以为各地的基层治理提供启示,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更良性互动。

  ——编 者

  “房东的日子也不好过,收了租要交税,换一个租客就要修一遍房。你们都知道啦,现在请1个工人1天都要300块。”

  “涨是要涨,涨到多少合理?容我们去听听老乡怎么讲。”

  “对对对,也拜托你们做做租客的工作,别一听要涨价,他们就生气。”

  ……

  这可不是简单的唠家常。7位居民在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街道松柏岗社区的会议室坐定后,便进入议事的状态,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了社区出租屋涨价的问题。这7个人中,有4个“老广”(本地人员),3个“新广”(来穗人员),他们并没有分坐两边,而是穿插而坐,随意且自然。

  在这个本地人员和外来人员数量倒挂的社区,不久前成立了广州首个共治议事会。议事会的13名成员中,本地人和异地务工人员代表各6名,还有一名是街道民政科负责人兼任的理事长,负责上引下联。他们共同管理社区公共事务。

  这样的基层治理新模式已经开始推广到三元里街道的更多社区,一个“老广”“新广”共治的三元里初见雏形。

  外来人口多,社区问题杂,融合难题待解

  广州三元里是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3000多个出租屋鳞次栉比、密不透风,而在其中松柏岗五巷交叉口有一块空地。由于长期无人管理,地面被雨打车碾,变得坑坑洼洼,空中也被居民牵拉了不少横七竖八的绳子晾晒衣被,既阻碍交通,又影响市容。

  今年3月,在这里租房做印刷生意的陈志约上三五个老乡聚在一起议了议,便共同向居委会提出建议,把空地整治为一个休闲空间。他们还主动配合居委会做好空地旁边房东和租客的工作。没过多久,原先那块人见人愁的坑洼地变成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小广场,成了居民们休闲聚会的好去处。

  松柏岗0.3平方公里的狭窄区域内有广州本地居民4000人,像陈志这样的异地来穗务工人员却达到1.1万人,这些“新广”并非一夜之间就从客居角色转变成“主人翁”的。来穗务工16年的湖北洪湖人刘红艳过去可从没把这里当成“家”:“来了就是赚钱,当时买凳子都挑塑料的,因为总想着过不了几年就回去。”

  近年来,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广州,在数量上超过了本地居民,城市归属感淡漠,积累了不少社会问题,给当地社会治理带来了挑战和压力。“如何有效地破解大量流动人口的社会治理难题,进而促进他们尽快融入城市,显得尤为迫切。”广州白云区委书记马文田坦言。

  搭建议事平台,共建共享,“外来人”变“自家人”

  “要让‘新广’‘老广’融合,就要把他们共同生活的社区作为整体来系统谋划,充分调动多元力量参与,共建共享关系密切、守望相助、相互认同的社会共同体。”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局长曾凯章说。

  说干就干,今年4月26日,松柏岗社区议事会成立,大家举手表决通过了代表人选和议事会章程。除了曾在松柏岗当居委会主任的黄红当议事长以外,湖北洪湖螺山镇的陈志和广州本籍的余琼瑶分别当选来穗人员和本地居民方的副议事长。

  根据章程,按照“一事一议”的原则组织召开议事会议。议题由代表在广泛听取和收集社区群众意见的基础上提出,力求反映本地居民与来穗人员的共同意愿。形成的决定经2/3以上代表赞成后通过,交由社区居委会负责组织落实。

  松柏岗社区居委会主任苏为民介绍,议事会成员任期两年,由于是自治组织义务岗位,议事会代表不享受任何行政待遇和报酬。

  而在此之前,还要由来穗人员融合学堂对议事代表进行培训。融合学堂负责人吴治平说,基层群众自治是一种技能,如何有效地开会议事,如何适当设置议题、成功通过议题并顺利付诸实施,如何确保决议符合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以及国家法律法规且又真正体现多数人的意志,这些都需要经过专业的培训。

  “来穗人员共治议事会,作为基层民主协商平台,就社区公共建设、公共利益等事情设置议题,吸引来穗人员与本地居民共同参与,献计献策,变‘外来人’为‘自家人’。”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政策法规处处长唐健勇认为,这种新探索是对现有社区居民自治制度的健全和完善。

  反复协商,有益社区,共治就顺畅有效

  共治议事会一成立,居民们就开始向议事代表们“吐槽”社区建设的各种短板。有人希望搞好松柏新村的监控设施和门禁系统,有人提出建筑垃圾的治理问题……

  “我们社区小小的空间都被出租屋填满了,绿化设施奇缺,社区景色欠佳,居民也没有足够的休憩娱乐场所。”在前不久的一次议事会上,代表江志敏提出了社区微公园议案,本地居民和来穗人员一致表决通过,旁听席上的社区居民也拍手叫好。

  不过,有坚定的赞成,也有理性的反对。江志敏提出建微公园的地点——松柏西街和机场路交接处,13名代表现场勘查后,认为并不适合。

  “此处是T字路口,车辆交汇处,应充分考虑安全问题。”“地方很小,除了绿化,健身设施根本容不下。”“此处微公园应以绿化、休闲为主,健身路径不可取。”……大家有各种意见。但有一个共同的初衷,就是希望对社区有益。

  经过反复协商,黄红告诉记者:“现在大家基本都同意要建,但到底怎样建,是叫‘微公园’还是其他名字,还有待进一步讨论。”有人认为地方太小,除了绿化放不下太多的东西,干脆叫绿化带算了,“微公园”名不副实;有人认为光做个绿化带意义不够大,希望跟一些业主单位协商拓展一些空间。“具体方案还没有最后定下来,但大家都希望把这个议题尽可能做好。”

  “万事开头难,开好了头,就不难。”中山大学政务学院教授朱亚鹏认为,虽然议事会刚刚起步,未来在走向制度化、规范化、长效化发展上,还有很多难题有待完善,例如议事会议的顺畅运作、议事会与居委会关系的理顺、议题落实的制度化保障等。不过,他对其前景还是看好的。

  朱亚鹏认为,参与是融入的最高层级。当前,城市社区居民自治制度比较完善,但外来人口参与属地社区自治共治相对薄弱,容易导致外来人口对城市生活产生游离感和失落感,更易诱发一系列社会治理问题。“让来穗人员真正参与社区共建共治,有效填补了外来人口参与属地社区自治共治的‘制度空白’。”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思考与探索 参与式工具箱 参与治理案例 活动现场 关于我们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4-2016 http://www.ccpg.org.cn 版权所有 |

    关键词 :社区参与治理 社区自组织 社区活动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