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共享 参与合作 各尽其能 各得其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以微治理推动社区治理创新——厦门市海沧区的改革与探索 - 治理案例 - 城市社区参与治理资源,ccpg

热门关键词:

以微治理推动社区治理创新——厦门市海沧区的改革与探索

责任编辑:ccpg  来源:中国农村研究网  作者:胡平江  人气:1032  发布时间:2014-11-12 09:30:51

  基层民主推进二十多年了,得到了国内外的肯定,但是也面临着“形式化、疲劳化、简单化、冷漠化”等诸多问题。究其原因,还在于社区自治缺乏有效的实现形式,群众缺少有效的参与载体,导致社区自治难以落地:纵向难以到底,横向难以到边。近年来,厦门市海沧区兴旺社区在“美丽厦门,共同缔造”精神的指引下,探索出一条以“微治理”实践社区自治的有效路径,取得了良好的成效。这一探索的核心就是:以小事为抓手,生活为平台,以居民为主体,以参与为核心,将自治内容嵌入居民日常生活,让社区自治、民主参与内化为居民的一种生活习惯。

  一、兴旺社区“微治理”的主要做法

  1.以“微事物”嵌入居民生活。一是立足微心愿,关注社区微生活。兴旺社区以民生关怀为重点,从居民微心愿出发,完善社区微环境、处理社区微事务,并以“信息网格化”为纽带开启“微生活”,创新设立微梦圆愿小屋、爱心储蓄银行、贴吧交友等渠道,让居民表达和实现微愿望。二是建立微项目,找准治理切口。兴旺社区以居民需求意见为根本,立足群众关心实事,“自下而上”梳理凉亭修建、水池改造等微项目,进而采取“上下互动”形式,落实微项目,并配套实施“以奖代补”,激励惠民微项目发起和落地。三是丰富微行动,巩固自治基础。以群众、企业和社会组织为主体广泛推行“微行动”,带动群众从身边事做起,行动于微处,参与到绿地认养、空间认管、项目认领等行动中,从细微处着眼社区治理发展,最终汇聚成为社会自治的“大效应”,创新和充实了社会治理内容。

  2.以“微组织”突出群众主体。一是引导民间自治组织发展。兴旺社区积极成立社区同驻共建理事会、社企同驻共建理事会等自治组织,让群众成为自治的主体。二是激活社会公益组织作用。兴旺社区以共建项目为依托,培育志愿者组织维护公共自行车系统;以台胞义工队为特色,打造出“台胞义工志愿行”品牌,创建“台胞志工+社工+义工”三联共治模式;以奖励优秀为动力,建立义工积分考核制,搭建“义工关爱圈”,推动营造社会公益精神。三是推动多元互助组织成立。以群众趣缘为导向,兴旺社区培育组建了各类兴趣俱乐部等,满足群众多样化的需求。兴旺社区10个俱乐部构成“特色之家”,已先后组织活动330多场次,参与群众36700多人次。

  3.以“微平台”构建自治载体。一是网格治理平台。社区“两委”成员全部下沉到网格,整合原社区“六大员”为网格管理员,落实一专多能、一岗多用要求,确保群众办事找得到人,能找对人。二是参事议事平台。兴旺社区不仅设置有居民议事的“民智议事厅”,在此基础上还建立起“社区同驻共建理事会”和“社企同驻共服务平台,实现社区与社会组织、社会企业的协同共治。三是外来人口服务平台,通过企业和社会组织认捐认管方式,在社区成立“新厦门人服务综合体”,为“新厦门人”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监督提供载体。四是信息互动平台。社区利用信息网格建立起信息展示、信息参与、信息反馈平台,方便群众“知情、诉情、问情”,实现社区与居民“点点对接”,互通有无,为群众参与畅通途径。

  4.以“微机制”触发参与动力。一是完善参与机制,确立治理基础。在试点实践中,探索出一套以公共服务为牵引,以项目为依托的社会参与机制,通过社区自治章程、社会组织发展方案、企业理事会参与机制等完善了群众、社会组织、企业等不同主体的参与机制,为微治理打下了基础。二是强化激励机制,提供缔造动力。兴旺社区通过落实“以奖代补”、模范带动、义工积分等机制,提高了群众、企业、社会组织等主体参与微治理的积极性,激发共治动力。三是巩固服务机制,保障互动实施。立足网格化基础,兴旺社区进一步完善社会化服务机制,把社会服务通过网格输送到基层治理每一个角落;以台湾专业、成熟的志愿者管理方式为借鉴,完善志愿服务机制;以新厦门人需求为导向,创建“新厦门人服务综合体”,建立外来员工“同城市、同管理、同参与、同待遇”的“五同”服务机制。

  二、兴旺社区“微治理”的典型价值

  厦门市兴旺社区的“微治理”探索,在激活社会、凝聚群众参与、培养居民自治习惯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具有良好的推广价值。

  其一,“微治理”唤醒了群众参与意识。传统的社区自治,社区居民苦于参与没渠道、没机会,最终导致居民不愿参与,不能参与。在“微治理”过程中,社区居委会由社区自治的“包办人”转变为社区自治的服务者,为群众参与提供了空间。社会组织的蓬勃发展,为群众主体作用的更好发挥提供了组织条件。同时,“微治理”也让社区自治融入到居民生活的每个角落,使居民有机会参与。

  其二,“微治理”丰富了社会自治内容。对社区居民而言,以往的社区自治往往仅是三年一次的社区选举,社区自治对居民而言是看起来近,实际上远,与居民生活无关。“微治理”将社区自治内容进行了极大扩展,从凉亭修建、绿地认养等小事到广场修建、外来人口服务等大事,社区自治已经融入到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居民生活习惯的一部分。

  其三,“微治理”培育了居民责任精神。以往的社区自治中,由于社区大包大揽,社区居民成为简单的享受者,并导致社区自治面临“居民只讲需求而不讲贡献,社区做的越多被骂的也越多”的困境。在“微治理”中,居民逐渐意识到“我们的家需要我们共同建”,共同参与才能共享成果,实现了“我向社区要什么”到“我能为社区做什么”的转变。

  其四,“微治理”创新了社区自治形式。201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探索不同情况下村民自治的有效实现形式”。兴旺社区在社区自治探索过程中以微事物微机制为突破口,从小事做起,这种“接地气”的创新相对于以往只注重上层设计而忽视制度落地的改革而言,更符合社区的实际,也有助于激发居民自治活力,是社区自治的一种有效实现形式。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思考与探索 参与式工具箱 参与治理案例 活动现场 关于我们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4-2016 http://www.ccpg.org.cn 版权所有 |

    关键词 :社区参与治理 社区自组织 社区活动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