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共享 参与合作 各尽其能 各得其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如何动员社区有效力量参与社区治理(上) - 思考与探索 - 城市社区参与治理资源,ccpg

热门关键词:

如何动员社区有效力量参与社区治理(上)

责任编辑:ccpg2014  来源:社工客  作者:程彦文  人气:307  发布时间:2016-08-23 15:52:51

文章重点

1.撬动社区资源的力量是什么?

2.如何来看社区现有资源?

3.如何将社区自我服务团队的力量转换为服务社区的力量?

4.培育社区力量的思路是什么?

杭州支点公益事业发展中心秘书长

程彦文

   作为一个平台型机构,这么多年我们培育了很多社会组织,也撬动了很多的政府,让他拿出资金来培育社会组织,目的是什么呢?我们希望政府能够用这个钱给到一些社会组织,帮助他去解决社会问题。


   但是结果是什么呢?很多的机构别说解决社会问题,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政府购买了一个社会组织的服务,进入到社区进行服务时,老百姓大多数会同意,而且非常欢迎。这是为什么?因为社会组织在社区里提供的服务在传统的政府供给服务体系没有。

   问题是假如明年政府出的钱少,或者政府不出资了,社会组织走了,老百姓就开始到居委会去闹,为什么去年有这个服务今年没有,这是一个新的问题。

   还有就是当社会组织来到一个社区,社会组织的心态是什么?组织觉得好像我们比这个社区居委会要靠谱、厉害,但是他没有想到当他们刚来这个社区时可能连居民的门都敲不开,社区还要抽人去配合你,增加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

古人有句话叫落地有根,为什么这种形势不持续?社会组织尤其是外来的,感觉没有根,至少根不在社区,社会组织跟社区之间合作是一个交易,如果没这个交易可能社会组织就走了。

   同时我们在整个服务过程中,发现社区里有一些小的团体,比如说老娘舅,就是社区原来行政上硬性要求的这些自发团体,可能他们一点专业经验都没有,但是你会发现它的根在社区。

   那么,我们如何转化社区已有力量参与社区治理?

  1.撬动社区资源的力量是什么?


   它由居民之间产生的信任、互惠、合作有关的一些态度和价值观构成。在整个活动当中,每个人在参与过程中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他的存在感。

跟大家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去撬动政府资源,让政府拿出一些钱来做创投推动社会服务时,有的社区没有社会组织这种概念,可能根本就没有正经的社会组织,只有跳广场舞这种队伍,这种队伍政府说那不用给她们钱,为什么呢?因为她们是自娱自乐的团体,它跟我们的居民没有关系,那为什么去资助?所以应该怎么去看这个问题。

  2.如何来看社区现有资源?


   我们以社区资本的视角去看问题。我们到社区里调研时,发现每个社区的局面都不一样,有的社区社会资源比较广,有的社区什么资源都没有,那如果做一个标准化的东西,是不是这个工具得适应所有的社区。

不管有没有资源,就算我这个社区很穷,人都是老年人,反正各种都是最弱化,那我到底有什么?我们以社区资本的视角去看,你会发现什么都有。

   比如说社区里有老人,什么样的老人?六十、七十、八十、九十岁的老人,这些老人可能就是我的资源。针对这些老人能做什么?可以给老人建立老年互助体系,很多人都喜欢跟老人聊天,到最后你跟他们聊天时会发现都是老人在聊,我们没有讲话的机会。

   你跟他中间是有代沟的,真正没有代沟的可能就是老人之间。那我能不能去链接一些资源,搭建一个平台,能不能去做一些故事汇。

  3.如何将社区自我服务团队的力量转换为服务社区的力量?


   刚才我们讲的舞蹈队,我们如何把这个舞蹈队变成跟居民服务有关呢?这要看你怎么看,从传统的视角看,我不会资助它,因为它跟社区服务没关系,它是自娱自乐。

   但是反过来看,这帮人在干嘛,跳广场舞,谁在跳,社区居民,什么居民,闲着没事干的,如果不跳怎么办,可能就待在家里什么事都没有,为了防止这个问题,我要搞一支跳广场舞的队伍。

   举个例子,我们所有人都是跳广场舞的,我是领舞,大家觉得在整个跳广场舞的人当中,谁的价值最高,一定是我,因为我是头儿。现有的这些人中可能有一个人画画很厉害,那我能不能跟他讲,我们听说你画画很厉害,希望你能成立一个画画班,你愿不愿意每个月教一次,材料我们提供。他会愿意,因为这么多人中只有他会画画,就体现出了他的价值。

  4.培育社区力量的思路是什么?


   在我们培育社区力量同时,得想办法把一群人先拉进来,给他嵌入,与社区活跃的居民建立关系链。

我们在杭州吴山广场做过一场大型嘉年华,挺好玩的,有各种游戏,有很多人排队排了两个多小时,轮到他的时候他问你们在干嘛,他可能不知道大家在干嘛,就是看你排我也排。

   其实在社区里也是,我们社区里早就有几个熟人了,先把它们拉进来,然后挖掘社区领袖的资源,借他的影响力,来举办社区群英会,强调社区与居民的属性,强调社区是什么、我们是什么。

   但现在更多居民把社区当成什么呢?就是吃饭睡觉的地方,平时不愿意跟社区发生关系,那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把整个社区营造成一个大客厅,让居民从家里走出来,参与到社区的各类事务,在参与的过程中居民会觉得自己有资格有必要参加。

刚才举的这个例子,广场舞队突然裂变成一个画画班,那能不能裂变成一个手工班,裂变成一个唱歌班……可能把它一下子裂变成五十个不同的小团体,每个小团体可能来来回回就几个人循环。

   但你一定要相信,只要你坚持,就会影响更多的居民参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走第二步就是建筑,先把这些人拉进来之后,建筑出一些目标,帮助下面现有的社群设立一些符合他们的服务,然后告诉他一些方式,应该怎么去做,在这个过程中特别强调的就是我们伸手能触到的东西。

   所谓公益触手可及,比如说西藏那边有一个学校很穷,我们原来都喜欢往那边捐衣服,10年我们大概捐了30万件,这些衣服哪来的呢?社区捐的,大家愿意捐,但你会发现有很多问题。

   第一,把这批旧衣服捐到那边去我们花了三十多万邮费。第二,很多人把捐衣服当成垃圾场,所有的衣服连内裤全都捐过来,有的人有传染病就涉及到清洗、分类、消毒……第三,衣服到那边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

我们现在讲的公益触手可及,就是让你的服务能够变成现实,跟你有关系。比如在跳广场舞的队伍中裂变出一个做手工的,用旧衣服做的一个杯垫,我们进行拍卖。怎么拍?现在都在激发党建活动,我们可不可以问下边任何一个党员愿不愿意拍卖这个一块钱,一块钱能干什么?能买一包盐。

  我们还做一些微小的心愿,很多都在做电子琴、电饭煲,我们不做那么大,就做很小的,比如哪个大爷想切一斤猪肉,各位党员有谁愿意每个月拿十块钱,帮他满足那一斤猪肉的需求,很多人愿意,那我就愿意拿十块钱到菜市场割一斤猪肉送到他家里。

  大家在整个过程中是有互动关系的,到最后做了什么呢?我们的身份是什么呢?我们不是去解决、去介入这些问题,而是我们发现这个问题到底怎么形成的,然后去分析他的原因,该谁做,怎么去做?当你去做一件事情时,全社会都在为你协调,都在协助你完成这份工作。

 当我们把它嵌入,先把所有的人拉进来后,根据每个人不同特点,帮助它裂变不同群体。你专业也好,不专业也好,告诉他这个应该怎么做,到最后体现出来就是参与社区发展的社区互助体系。

让居民之间发生关系,我们只做统筹,我们是因事找资源,不是因资源找事。我要做什么事,你要不要支持我,要不要一起来,很多有共同意愿的人会一起来。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思考与探索 参与式工具箱 参与治理案例 活动现场 关于我们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4-2016 http://www.ccpg.org.cn 版权所有 |

    关键词 :社区参与治理 社区自组织 社区活动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