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共享 参与合作 各尽其能 各得其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善待】营造温暖温情温和的生命共同体 - 思考与探索 - 城市社区参与治理资源,ccpg

热门关键词:

【善待】营造温暖温情温和的生命共同体

责任编辑:ccpg2014  来源:成都市锦江区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  作者:  人气:559  发布时间:2016-07-20 22:51:12

   我国上世纪90年代开展社区建设以来,由倡导社区服务开始,经历了社区服务、社区建设、社区管理到社区治理若干阶段。20多年来,社区由无到有,由弱渐强,成为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在基层社会发挥了服务居民、维护稳定等重要作用。然而,近10年来,社区的行政化倾向越来越严重,社区成为行政力量的末梢,居委会整天疲于应对层出不穷的上级要求,无力发挥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动员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的自治功能,居民自治流于形式,成为摆设。这一痼疾的直接后果,是作为居民群众自治组织的居委会大多只会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和规定动作,不懂得如何组织居民动员居民,不明白居民才是社区的主体,有权力有能力自发组织起来解决社区的问题。在这样的现实情境之下,居民之间冷漠疏离,对社区事务不关心不参与,遇到问题就秉持“会哭的娃儿有奶吃”的巨婴理念责怪政府不负责不作为,要求政府为所有的事务买单,完全没有作为理性成年人应当有的责任意识承担精神。究其原因,过去几十年的“全能政府”让老百姓养成了“等靠要”的习惯,居民缺乏自主意识自治能力,是当下社区困境的根源。

要扭转这一困境,前提是政社各归其位,政府的归政府,自治的归自治,政府承担起为百姓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职责,同时转变“全能政府”的理念,把属于居民自治的权力和空间让渡出来,大力对社区赋能,提供充足的资源支持,作为自治组织的社区才有条件把精力投入到以人为目的的社区发展中去。这一逻辑正在成为各地创新基层治理的共识,前有成都市锦江区在八年前就开始的以转变街道办事处职能为核心的基层治理机制改革,后有南京市的街道中心化改革,和一年前上海市“1+6”文件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系列制度,各地改革的核心要义都是在政社归位的基础上实现政府治理、社会自我调节和居民自治的有效衔接和良性互动。
居民是社区的主人,进行公民意识教育,提高社区的文化认同,建构可持续的社区生态,使社区成为人与人之间具有真实而温暖的联结、人与人相互信任、主动参与、勇于承担、互助友善的生活场域,使社区居民融合生长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邻里相亲、疾病相扶的生命共同体,是每一个社区发展的终极目标。这样的以人为目的的社区发展,也称社区营造。2014年在厦门举行的首届两岸社区治理论坛上,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发言中表示“大陆已将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纳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迫切需要进一步学习借鉴包括台湾社区营造经验在内的各种经验。”由此开始,社区营造已不仅仅只局限于理论研究领域,也进入了各地探索实践社会发展和治理的视野。

   社区营造的概念、沿革及实质
“社区营造”目前存在多种解读,维基百科给出的定义是:“居住在同一地理范围内的居民,持续以集体的行动来处理其共同面对社区的生活议题,解决问题同时也创造共同的生活福祉,逐渐地,居民彼此之间以及居民与社区环境之间建立起紧密的社会联系,此一过程即称为社区营造”。我国清华大学罗家德教授认为,“社区营造就是要政府诱导、民间自发、NGO帮扶,是社区自组织、自治理、自发展,帮助解决社会福利,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提升社区的集体社会资本,达到社区自治理的目的”。中山大学罗观翠教授认为,“社区营造最基本的理念是参与式的社区规划,强调由下而上的发展模式,由居民自己提出需要,指出社区应有的设施、经济和社会活动模式以及如何发展本土文化、社会关系、经济、人文素养等,最终目的是社会环境的保护和培育,促进居民与环境的和谐关系以及社会和民族的可持续发展”。尽管大家的看法不同,但社区营造的基本内涵至少有以下五点获得普遍认同:居民主动参与,地方传统文化的重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善意的邻里互助,以及社区资源的发掘与整合,其最终落脚点是要让居民与社区成为生命共同体。社
区营造最早发生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英国,名为“社区建筑”运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推出名为“社区设计”运动,其本质就是重新找回人与人的关系。1957年日本第一次提出了类似社区营造概念的“造町运动”:以地域现存资源为基础,以市民主体性参与为手段,通过对身边日常生活环境加以渐进式的改善,以恢复和提高城市街区活力及生活品质而展开的一系列持续性的活动。千叶大学教授宫崎清主张将社区营造的议题区分为 “人”、 “文 ”、 “地”、 “产 ”、 “景 ” 五大类。 “人” 指人的资源,即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经营人际关系、提高生活福利; “文” 指文化资源,即继承和发展社区共同历史文化,开展文艺活动,对市民进行终身教育等:“地” 指自然资源,即保护自然环境和社区环境,促进可持续发展; “产” 指生产资源,即社区的产业与经济活动; “景” 指景观资源,即社区公共空间的营造、生活环境和独特景观的创造。我
国社区营造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经历了政府主导和居民主导两个时期。九十年代以来,伴随着地方自治发展,2000年10月韩国制定公布了《地方行政体制改编特别法》,强化基层的自治职能,掀起了国家新一轮社区营造事业高潮。为了更好地调动居民参与社区营造积极性,韩国政府开展了终身学习城市建设事业。2007年12月,修订后的《终身教育法》增加了终身学习城市计划的相关条文。2014年,韩国全国227个基层自治单位有一半以上被指定为终身学习城市。被指定为终身学习城市后的基层单位纷纷制定了学习振兴计划、条例,开展了多种多样的学习活动。以教育和学习为基础的由居民资助发起的社区营造活动逐渐兴起。终身学习计划不仅提升了社区居民参与意识和自治意识,而且将韩国社区营造由行政主导时代推进到居民主导时代。
台湾社区营造活动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1994年,台湾“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提出“社区文化活动发展计划”与 “社区总体营造计划(1994—2002)”,试图通过社区文化推展,以凝聚社区共识、改善社区环境,进而推动地方产业与文化的转型,达成以社区为生命共同体的目标。此后,政府还先后制定和实施了 “新故乡社区营造计划”和“健康社区六星计划”。社
区营造,核心理念是要有一群人愿意为社区的公共事务出谋划策为解决社区问题付诸行动,从而使公民意识在一个又一个社区参与的过程中得到提升。社区营造不只是物质性的“造物”运动,更是精神性的“造人”运动,是通过在社区“造物”的过程中凝聚社会共识进行公民意识教育的过程。社区公民的再造是社区营造的实质,也是社区营造的终极价值取向。

   
谁来营造——社区营造是多元协同的过程
政府是社会治理多元主体中的主导力量。社区营造是一种在社区中培育由下而上自治理、自发展力量的方式,强调自我主导、自我发展,而不是等、靠、要,等着万能保姆型政府来解决所有问题。因此,在社区营造中政府需要转变在社区提供服务的方式,除必须由政府兜底负责提供的公共服务以外,属于居民自治共治的范畴,政府要由一竿子插到底直接提供服务转变为让渡自治空间,将社区事务的决策权还给居民,同时赋予一定财力资源支持,鼓励居民自发联结形成自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主解决社区问题。通过政府的政策倡导,把社会和政府资源相互整合,结合各地民间自发性力量,统筹发挥基层政府、社会力量、居民群众主体作用,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水平,将城乡社区发展成为具有共同情感联结、共同社区意识、共同文化凝聚的社会生活共同体。
专业社会组织可以在社区营造中作为中介平台组织提供一定的助力。目前,很多地方片面重视硬件基础设施建造,社区建设仍停留在有“区”无“社”的阶段,而造“社”,也就是激发自组织,需要借助专业社会工作的理念和手法,由专业社会组织导入一定的外部资源、整合社区的内部资源,由专业社工协助在地居民启发催化内生自组织,对内生自组织提供鼓励和支持,进行联络和协调,协助建立协商规则、参与规则、组织规则,帮助自组织实现常态自动运行。外部专业社会组织在社区可以有一个陪伴成长的过程,当社区的在地组织具备自发展自治理的能力后,外部组织就可以退出,或者转化为专业的满足居民个性化需求的服务组织。
社区内的社群,即社区自组织,才是社区自治理的主体。现代社会有大量的对养老、育幼、扶残、儿童教育、青少年素质培养、终身学习等等需求,政府能做的只是“保底”,一碗水端平地保障每个人最基本的需求;社会组织专业机构能起到重要的作用,但杯水车薪不足以涵盖整个社会的巨大需求。所以能够最佳地提供这些社会福利的正是社区本身,因为最关心孩子的是他们的父母,最关心老人的是他们的儿女,如何让这些人走出家门,以自我组织自我服务的方式为社区提供福利“产品”,是社区营造的重要任务。社区内往往存在各种基于兴趣联结的诸如广场舞、合唱队、骑游队等自娱互益自组织,将这些互益自组织转化为公益组织,在满足居民兴趣爱好的同时促进社区公共利益、为居民提供公共福利产品,比如维护院落秩序、维护社区安全及环境、居家养老、低龄老人志愿服务高龄老人、幼儿托管、残疾人康复、社区就业、垃圾分类、社区融合、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关爱、公共素养公民意识教育等等,这个过程就是人人参与人人互助人人共享的过程,是营造一个有温度的社区的过程。
在社区营造的各方力量之间,政府是引导和支持方、社会组织是协力方,居民及其自组织是主体方,企业和其他社会力量起协同作用,社区居委会作为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对社区各方力量进行综合协调、整合。

   

如何营造----社区营造的关键是找到支点
根据台湾经验,社区营造并非一蹴而就。从提出 1994 年“社区总体营造”,台湾民众用了近十年时间才理解原来“营造”并非是建筑工程,而是重建人与人之间、人与所处环境之间的关系,营造的是人们的“社区感”。台湾的各个社区营造,所费时间从 5 年到 20 年不等。以桃米村为例,从 1999 年的“9•21”地震至今,新故乡文教基金会已经在那里陪伴了十多年。因此,搞社区营造首要的一条是要有极大的耐心,在此基础上,找到一个支点,再带动多个议题及其他相关项目,从而撬动整个社区面,逐渐整合成一个总体的营造计划。如新港文教基金会从文艺演出开始,带动了语言学习、民宿产业、国际交流、文艺展示等相关议题,进而扩散至社区营造的各个方面。从日本、台湾、大陆社区营造经验来看,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支点切入进行社区总体营造。
第一,社区公共空间
社区公共空间承载社区活动,也是居民互动交流的重要场所,此外还承担了休闲、娱乐甚至交换互助的功能。以成都市的院落自治公共空间为例,但凡进行老旧院落改造时有场地条件建设了长者空间、连心驿站、社区书馆、风雨长廊、休闲广场、露天凉亭等室内外公共空间的社区,居民的交往密度、熟悉程度以及活动频度都大大高于缺乏公共空间的社区。有了公共空间,居民的活动、交流就有了承载的场所,美好的互动互助就有了发生的可能。更为重要的是公共空间的设计、建造、布局、使用、维护的过程就是集合民智动员居民参与并付诸集体行动的过程,也是产生自组织并逐步转化为公益组织的过程,和自主解决社区问题的过程。
第二,社区自然教育
城市社区在地域上远离土地、远离自然,然而每一个人无论是孩童还是成年人,都对土地和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向往和渴求。四叶草堂的都市朴门、正荣的社区农园、香港的耕种活化社区,都是通过将自然教育、都市农业融进社区进行社区营造。正荣的社区农园以社区植物认知活动帮助孩子和家长认识自己的社区环境,四叶草堂的都市朴门通过在都市隙地营造可食地景进行社区自组织的推广,香港的社区耕种计划在街区内利用社区公共空间,推广城市耕种,举办与植物耕种相关的艺术展览。这些切入点都是让社区人跟社区的自然环境产生联结,让家庭参与社区自然环境改造的同时也获得大自然的馈赠,从自然中获取智慧和能量,进而营造绿色生态社区。
第三、社区历史文化
共同的信仰是凝聚社区感的重要元素。举行传统节日庆典、修缮祠堂戏台、制作传统食物、恢复并传承传统手工艺(制陶、烧瓷、酿酒、戏剧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展当地居民拥有共同记忆的传统活动、开发以当地的历史文化名人为蓝本的文创产品、保护历史文化遗存等等,都可以作为社区营造的切入点。发掘社区历史文化的过程正是重新发掘共同信仰的过程,社区居民能够在这一过程中通过集体活动增强社区感,培养共同的社区营造愿景,并从中发现社区所具备的优势和资源。
第四、社区优势资源
充分发掘、组织、协调、整合与利用社区资源,是社区营造过程中的重要任务。任何一个社区都有自己的资源,重要的是能否被发现和认知。社区营造者应当充分进行田野调查,了解各种在地资源,同时善于整合社区成员、团体及政府部门的相应资源,满足社区需求,实现社区目标。台湾的桃米村和埔里镇,就是善用社区资源的典范,桃米村的青蛙和埔里镇的蝴蝶,已经成为盘活社区资源开展生态旅游成功进行社区营造的经典案例。
第五、社区环境景观
居民的生活环境是衡量居民生活品质的重要指标,也是居民的重要需求。本着问题导向,从改善环境切入社区营造往往能很好地撬动居民参与。经典案例是日本岐阜古川町社区营造。四十年前,1.6万人口的古川町经济水平低下、环境污染严重、居民生活质量低落、人心颓废。为了提高居民生活质量,营造舒适生活环境,“木匠的故乡”古川町从放养锦鲤开始了以环境改造为核心持续40年的社区营造。居民以清洁濑户川(一条流经小镇紧邻住家的1.5米宽的水道)做为起点,不再往濑户川里排放污水和丢弃垃圾,全村动员进行河川清理和鲤鱼放养,原来污浊的臭水沟变成美不胜收的亲水空间,水道两侧的步道、小桥、栏杆、座椅也被整理得美轮美奂,直至今日,濑户川有数千尾鲤鱼悠游其中,周旁绿化优美,步道宜人,成为日本闻名的魅力街道。古川町有一个别号叫“木匠的故乡”,“飞驒匠师”全日本知名,古川町的房屋,全部以古法建造,所有结构通过榫头衔接、不用铁钉,保存了传统日本木造工法的精密与严谨,成为小镇的特色。小镇还颁布了《景观保护条例》来规范风貌:原则上建筑物的高度不得超过古川町三座寺庙,建筑物、招牌、街灯等都避免使用高彩度的原色、尽量节制装饰。小镇建筑从木造房屋的造型到出檐、窗户、格栅、斗拱,层次丰富的统一感,形成了古川町独特的魅力。古川町改造后的风貌魅力以及社区营造的理念,极大地带动了当地旅游产业的发展,每年接待游客上百万,并在1993年获得了“日本故乡营造”大奖。
第六、社区特色产业
在农村社区做社区营造,社区产业是必须高度重视的一个支点。产业发展与在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密切相关,如果不认真面对产业发展问题,对于生存不下去的居民奢谈什么再造故乡是空洞无助的。每一个社区的产业发展要根据当地的资源优势进行谋划,在发展产业的过程中发掘当地的社区领袖,不断对社区领袖和居民骨干进行培训,进行能力建设,让当地人带领当地人规划社区的产业、发展社区的经济、改善社区的环境,把利益联结作为居民之间、社区组织之间强联系的纽带,不断在共同发展的过程中积累社会资本,在共同行动的过程中培育自主意识,在面对矛盾时学会沟通、妥协、协商,从而形成公共精神、民主意识,形成对社区的认同感归宿感。
第七、社区集会活动
城市社区要在陌生的邻里间无中生有地营造出“社区感”,举行适合人人参与的社区活动是一个好的切入点。成都爱有戏的义集、社区跳蚤市场、基于传统节庆的文艺活动等等,都是动员居民走出家门参加互动的办法。需要注意的是社区的活动要以项目化的方式组织,开展项目化的活动需要有意识引导产出自组织,进而由自组织自主领办新的活动项目,使通过活动激发出来的自组织在承办新的项目过程中不断成长,进而转化为公益化的自组织,为社区成员提供互助公益福利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积累增长邻里信任,提升社会资本,形成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的新型邻里关系,在面对社区公共议题的时候,能够有社区内生的公益自组织自发组织协商、达成共识以致集体行动。这个活动项目化、项目组织化、组织公益化的过程,就是基于社区活动为切入点的社区营造路径。
此外,还有返乡青年再造故乡、制订村规民约建立社区规范、旧城改造提升居住品质、垃圾分类节能减排保护环境、青少年公民素质教育、闲置物品周转借用、居民健康促进、社区居家养老、村社区口述史收集等等,都可以作为社区营造的切入点,通过一点带动多个社区议题,协商形成共同的工作计划或项目,引导社区成员对社区事业的关心和介入,进而撬动整个社区居民参与,培养自治能力,推动社区发展。而最初介入的那个营造支点,往往是社区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或痛点,当面对的痛点成功转化为议题,并在协商议题的过程中形成项目化的集体行动时,社区营造就迈出了第一步。在此基础上不断寻找新的支点,不断发现新的议题,并且在解决已有问题的基础上更新升级,持续推动社区发展。

   
区营造的原则

每一个社区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人员构成、资源禀赋、历史人文、区位环境、居民需求都不尽相同,因此每一个社区的营造方案、路径和办法也不相同,社区营造的成功案例只能被借鉴,不可被复制。但是,社区营造仍然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一定的规则可依。
居民主体是社区总体营造的首位原则。居民不仅是公共产品的消费者,更是社区公共事务能动的参与者、建设者,社区公共议题的提出、参与、实施应当以居民为主体,村(居)委会以及枢纽型专业社会组织作为协助者,推动居民主动自发解决公共议题、协调矛盾纠纷。
共同参与是社区总体营造的核心原则。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决策、执行、监督、评估全过程,不同利益群体对社区公共事务的意见有常态的表达途径和沟通渠道,有社区议事决策的参与机制、制度与规则,形成的决议有自组织付诸行动解决问题。
过程导向是社区总体营造的价值原则。居民对社区公共问题进行有序协商达成妥协和共识,进而形成有效集体行动的过程,是对居民公共意识公共精神的培养过程,行动过程的价值高于行动效率及结果。
自下而上是社区总体营造的民主原则。居民的需求与问题,通过自下而上的居民参与自主解决,是居民自治的精神内核。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应当形成事由民议、策由民定、财由民理、责由民担、效果民评的长效机制,通过自下而上的民主参与塑造居民的责任意识和志愿精神。
权责对等是社区总体营造的基础原则。谁主张谁受益谁负责,是社区总体营造的行动逻辑。要按照权责对等原则区分政府、社区自治组织、居民自组织以及居民之间的权利责任义务边界,在社区公共事务领域引导居民主动承担营造美好生活的责任,建立自组织自主解决社区公共问题。

   
社区营造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说社区建设的第一个阶段解决的是社区有人办事有钱办事有阵地服务的问题,完成了社区基本的软件与硬件建设,第二阶段解决的是完善政社各归其位的社区治理机制问题,第三阶段就要解决社区自治理自发展的问题。社区居民的需求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需要由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第二类是基于市场配置资源的商业服务,第三类是政府无法提供、市场不愿提供的社会服务以及公益服务。就第三类服务而言,通过“三社联动”机制可以在社区引入专业的社会组织依托专业社工人才为有特殊需求的居民提供差异化服务,但是,这样的服务还存在两个不能回避的问题,一是政府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购买,而居民的第三类服务需求政府不应该也没有能力完全通过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来满足,那么,要实现广覆盖全方位可持续地满足居民的内生社会服务需求,唯一的出路,就在于社区居民自己组织起来用自助互助的方式为提升自己和邻里的生活品质提供服务,实现每个人对生活在一个温暖温情温和社区的理想生活向往。而要实现这一理想,要通过社区营造解决以下问题。
首先是建立信任
信任是这个社会的稀缺资源,互害型社会的解药是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善意由信任而来,要通过寻找支点建立人与人的联结、人与环境的联结,进而相信邻里间的善意成为远亲不如近邻的朋友,由朋友而愿意承担起使社区生活更加美好的责任,参与到人与人的互助友爱中来,建立起陌生人到熟人,熟人到友人,友人到亲人,亲人到主人的邻里关系。
其次是建立自组织
自组织是一个可以在内部形成秩序的治理结构。社区这个地域性生活共同体的基础,是看重情感和关系逻辑的居民自组织,当社区的居民参与到若干个自组织中找到归宿感、荣誉感、价值感,而且得到社区自组织提供的有温度的互助服务有获得感的时候,居民的参与以及主体性就能够自发形成并且良性运转起来。
第三是发掘社区领袖
高效能的社区领袖能够使自发建立起来的自组织建立规则成熟运行,根据居民的需求找到组织的使命并且持续发展下去。
第四是进行公民意识教育
社区营造归根结底是对人的公民意识的营造。提升人的生活品质精神密度和文化认同是社区发展的目的,要实现这一目的,转变人的意识是关键。通过社区营造塑造公共精神、公共意识、志愿精神、社区意识、责任意识、规则意识、协商意识、妥协寻求共识等等,是社区营造的终极任务。
第五是提升社区社会资本
无论是建立联结、建立关系还是建立组织,其目的都在于提升社区的社会资本,促进人与人之间信任、互惠、合作,建立互助互惠规范,提升社区的自治力量,唤起居民主动合作以集体行动解决社区问题满足社区需求。
第六是实现资源的可持续
社区发展需要可持续的资源支持,建立社区基金(会),充分动员居民和辖区的各类组织为自己社区的建设与发展提供源源不绝的资源,解决自己社区面临的各种社会问题,是每一个社区必须破题的问题。尤其是农村社区的永续发展,更加不容回避。
第七是建立社区文化认同
这是“社区感”最为具象的表征,是最高形态的社区认同。要通过社区营造发掘属于本社区独有的精神禀赋和文化气质,赋予她可视化且融会在居民日常生活场景的标志性景观,如桃米村的青蛙、新福康里的牡丹、荷风水村公约墙,等等,在日积月累的浸润下逐渐形成社区的文化认同,形成居民的“社区感”。

  社区营造的目标
社区营造的目标是社会善治。通过社区营造,鼓励居民挖掘社区资源,广泛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增强邻里互动来往,发挥居民的潜能,发掘并培养社区的领导人才,促进居民组织化解决自己的问题,改善社区环境,满足社区需要,从而增加居民信心和社区自组织的能力,提升社区社会资本,提高居民的社会意识,培养互相关怀、彼此互济的美德,建立社区认同感,归属感,荣誉感,责任感,建成人人参与、人人互助、人人共享的温暖社区,而达到这样理想生活形态的社会,就是有生命力的社会,就是有温度的社会,就是善治的社会。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思考与探索 参与式工具箱 参与治理案例 活动现场 关于我们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4-2016 http://www.ccpg.org.cn 版权所有 |

    关键词 :社区参与治理 社区自组织 社区活动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