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共享 参与合作 各尽其能 各得其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社区基金与社区营造研讨会|韩立《社区融合:“居民+政府+商业”的互联网尝试》  - 思考与探索 - 城市社区参与治理资源,ccpg

热门关键词:

社区基金与社区营造研讨会|韩立《社区融合:“居民+政府+商业”的互联网尝试》

责任编辑:ccpg2014  来源:成都市锦江区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  作者:  人气:305  发布时间:2016-06-29 21:19:00

    6月3日,由成都市民政局、锦江区民政局、成都市锦江区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主办的“社区基金会与社区营造研讨会”顺利举行。研讨会上来自香港、上海、深圳、中山重庆等多地的嘉宾共同探讨了具有中国特色社区基金会在城乡社区营造中的定位、作用、关系、运行模式和发展机制,寻求社区基金会及城乡社区营造的健康持续发展之道。

    韩立  

点赞网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

    今天分享的主题是社区融合:“居民+商业+政府”的互联网尝试,因为我所在的点赞网是一个互联网的公司,去年4月份其实我才第一次接触到社区这个概念,接触的起因是我看网易的公开课,讲社区基金会的,大概只有十几分钟,看完之后非常有感触。虽然他说的只有十几分钟,而且大多是美国的东西,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想象空间太大了,所以点赞网把一些重点力量和人力投入到了社区领域。

    我住在上海塘桥这边,我一直以为我不会给我的孩子报早教班,我觉得早教是父母要做的事情,我要教我的孩子怎么做这个事儿。但是,我只去过一次早教班听课,就报名参加了这个早教班,这个还挺贵的,一万多呢,为什么,因为我希望给我的孩子找到一个可以跟小伙伴互动、能够参与的环境,这个环境在我目前生活的小区没有。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的社区氛围可以更好的话,其实我这儿还能省不少钱。这里,我做了个不是特别恰当的比喻,我把它比作prison,我希望我居住的社区是大家一起共同参与、共同建设、其乐融融,上有老,下有小,带着阳光、带着微笑这么一个地方,但是目前不是,我像一个监狱的囚徒一样,我从里面看外面美好的世界。

     因此这有一个相对沉重的话题,有prison,就有prison break。这个我相信在座的很多都看过《越狱》这个美剧,我在看这个电视剧的时候了,得到了一些启发,就是我们做事儿一定需要有方法论。在越狱的第一季里面,scofield(男主角)需要在地下通过一个很厚重的水泥墙,这个水泥墙是六英寸的,如果没有现代化的电动机械,是打不通他的。他手中的工具只有一个钻孔器、一个锤子。如果拿锤子去打墙一定是打不穿的。如果拿钻孔器,想把6英寸的墙钻透的话也不可能。但是还是有办法的,scofield说:“我们只需要钻几个小洞,你听说过一个物理学定律——胡克弹性定律吗,如果我们在几个重点的位置上打孔,这个孔会破坏这个墙的承重结构,然后我们再用锤子去砸,这个墙就能打开了。”当时scofield斯格菲尔德身上有很多的纹身,除了监狱的路径图之外,在他的胳膊上有一个魔鬼头,这个魔鬼头的眼睛、鼻子、牙齿这些地方标记的几个点投放到墙上,就是胡克弹性定律确定的几个点,然后在投射点上钻孔,就可以钻透这面墙,继而破坏这个墙的承重结构。这个给我的方法论启发就是:一个问题可能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你找对了用力的点,然后再结合适当的力量,你就可以突破这个事儿

    下面,我想分享一下我们在探索社区营造中的几个点到底是什么?当然,我是从互联网,一个相对外行的角色来看待这个问题。首先,我认为,在所有可能的点中,最大的一个点一定是居民参与。社区营造如果没有居民参与的话,这个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居民参与是社区营造的核心。那么,我们就进一步来解构这一个参与。这参与应该是什么样呢?这种参与,应该是自下而上的,而且这个参与应该是低门槛的,而且这个参与应该是有效的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洋泾的一些例子。我们前期在洋泾有一些探索,第一个项目是给那些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做历史回忆录。这个项目我们花了非常多的心思,也做了很多努力,最后也做了些视频,但总体而言这个项目参与支持的人数不是特别多(当然,有一部分因素是我们网站的一些体验效果也还不是很好)。后来,我们就在想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究竟是居民不想关心这些事情还是什么?这样的困顿大概有几个月的时间。后来,我们在洋泾上了一批广场舞大妈的项目。虽然我们的用户体验依旧还不是很好,但是可以看到参与的人数有明显增加。洋泾是上海房价最贵的地方之一,能把这个地区的大妈们撬动起来,让她们用互联网的工具区传播自己,去给自己筹资,我觉得效果还是可以了。我想说的是,如果做的是居民真正关心的事情,是他愿意并且能参与的事情,居民自然会主动去关心另外一个事情也是洋泾地区的,是一个给敬老院的老人购置一台电冰箱的项目。虽然钱不多,点赞网的特点就是钱不多,我们筹款效率并不高,但是居民的参与人数真的是非常高。这个项目的有1538人次参与。为什么会这么多人次,主要原因我在想,是因为我把参与的门槛降到了最低。

    再说说点赞网的参与方式,点赞网支持一种项目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叫“点赞支持”,第二种方式叫做“我要捐赠”。点赞支持是指你只要给这个项目点一个赞,这个项目就能得到1块钱捐赠。点赞的动作是不需要出钱的,只是一种态度的表达。我们遇到过一些案例:某某同学给一个项目捐了21块钱。第一块钱是通过他为项目点赞捐的,是他用自己的态度进行出资,另外的是,他觉得这1个点赞捐的1块钱太少了,不过瘾,于是自己就又捐了20块钱。自己出资和态度表达他都有了参与。当然,点赞网上的项目,执行方会不断更新材料,包括视频,图片等。在居民参与这一点上,我们所做的核心点就是要把参与门槛降到最低,让门槛等于0。我们希望,哪怕居民自己不出钱,只需要做一个表态,这种表态也是有价值的,而且这个表态一定是有效的,一定是能够帮助到别人的。我再讲一个参与有效性的例子。去年大概11、12月份,我们和成都的社工一起做了一个案例。也正是这个案例,给了我非常大的信心,让我觉得这个事可能是真的可以做起来的。当时是社工服务的一个居民,家庭非常困难,家里用的是手拎马桶,因为家庭太困难了,装不起马桶,冬天、夏天就很痛苦。社工发现了这个家庭,在点赞网上上了这个项目,就是给这个家庭的居民进行筹款,的筹资金额不高,1929块钱,目的就是建一个马桶。去年年底,这个马桶就已经装好了,直到现在马桶用起来也没什么问题。当时这个项目依然是居民基本没有出资,用的是态度表达,一共有1908人次为这个项目点赞,系统就配额捐赠了1908元钱,就这样,居民对这个家庭支持的态度转换成了价值,然后用价值换了这么一个马桶。在这个过程中,我是看到了一种温度,虽然这个点赞的操作还是有点复杂,但是居民愿意表态去帮助别人,而且这么多的表态,确实在背后有效地帮助了别人。

    再讲讲我们怎么样在墙上找第二个孔。我认为除了居民参与之外,第二个孔就是我们要有效地把商业的元素融入进来。一个马桶的项目,在点赞网站上的浏览量我相信小几万次应该是有的。我有一个同学在我老家青岛开了一家麻辣香锅店。为了让他的麻辣香锅店有市场、有品牌,在大众点评上做了一个小广告,广告费是2—3万块钱。具体就是找了个很好的位置去做推广,请大家过去白吃白喝,这样的话,参与的消费者肯定会对他有一个5星好评,通过这种方式去推广。但是,我就在想,他有没有可能将这些钱花在周边的居民身上,多支持几个类似马桶众筹的项目,他的成本很不高,但是在互联网的浏览量一样很好。也可以通过这个方式去推广广告,而且针对的对象都是附近的街坊,如果这样一家麻辣香锅店去帮助周边的居民,我作为个体,我是不会相信他会在我的饭里放地沟油,而且他真是做得好的话,我会再去他店里消费。点赞网会找这样一些商家,把他们融入点赞网的体系,让他也能够参与为周边的居民提供公益支持。这个在商业逻辑上我相信是成立的,因为他的性价比更高一点

     第三个孔,就是整个环节中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政府的参与,我们在上海尝试做了一个“和谐小径”的项目,当时是在上海的一个地铁站到一个住宅小区之间有一条小路,在下雨天会非常的泥泞,没人管,点赞网就做了个为这条路筹资修建的项目,现在已经建好了,叫“和谐小径”。做完所有事情后,街道对这个事情非常认可,于是把他们的一部分自治金放到了点赞网这样一个平台上,后面居民再到网上发项目,居民用自己的态度为这个项目点赞进行筹资,也可以用捐赠的方式为这个项目筹资,同时我们也在尝试对接周边的商家给这个项目筹资,几方力量一起参与把这个事情做好。我们也希望和政府一起参与这些事。这个过程中,我的感觉是,政府更像降落伞一样,让我们有一个安全的软着地。

     最后,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构想的社区基金的模式,我们一定是服务居民的,公益活动、文化生活、生活设施等等。我们希望有一种好的模式能够让整个资源转起来,让各方参与进来。

     点赞网2015年在中国,有426城市,1302支各类社团,178万用户汇聚了522万枚赞,为他们喜欢的4582项活动筹集了619万元的赞助。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思考与探索 参与式工具箱 参与治理案例 活动现场 关于我们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4-2016 http://www.ccpg.org.cn 版权所有 |

    关键词 :社区参与治理 社区自组织 社区活动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