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共享 参与合作 各尽其能 各得其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社区营造 | 经验分享(三)如何动员社区有效力量参与社区治理 - 思考与探索 - 城市社区参与治理资源,ccpg

热门关键词:

社区营造 | 经验分享(三)如何动员社区有效力量参与社区治理

责任编辑:ccpg2014  来源:  作者:  人气:518  发布时间:2016-05-06 22:15:42

经过前两期边边老师、无言老师的社区营造经验分享,大家是否学到了一些社区营造的技巧与方法?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第三位老师陈彦文的社区治理经验。

陈彦文

杭州支点公益事业发展中心秘书长


作为一个平台型机构,这么多年我们培育了很多社会组织,也撬动了很多的政府让他拿出资金来培育社会组织,但是目的是什么呢?我们是希望政府能够用这个钱给到一些社会组织,帮助他去解决社会问题。但是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很多的机构,别说是解决社会问题了,你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是一个问题。然后最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政府购买了一个社会组织的服务,进入到社区进行服务的时候,老百姓一般大多数都会同意,而且非常非常的欢迎。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社会组织在社区里面提供的这种服务,是传统的政府供给服务体系里面是没有的服务,居民进行参与。问题就是假如明年政府出的钱少,或者说政府不出资了,社会组织走了,就产生一个新的问题,老百姓开始到居委会去闹,为什么去年有这个服务,今年没有这个服务,这是一个新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一个社会组织来到一个社区,社会组织的心态是什么?组织觉得好像我们比这个社区的居委会要靠谱、厉害,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刚刚来到这个社区的时候可能连居民的门都敲不开,这个社区里还要抽人去配合你,增加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古人有一句话叫落地有根为什么这种形势不持续呢?是因为所有的社会组织尤其是外来的,感觉是没有根的,至少根不在你们社区,大家所有的社会组织跟社区之间进行合作是一个交易,如果没有这个交易,可能社会组织就走了,同时的话我们在整个服务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社区里面有一些小的团体,比如说老娘舅,就是社区里面原来行政上面硬性要求的这些自发的小团体,可能他们一点专业经验都没有,但是你会发现他最大的一个是什么,就是他的根在社区。


一、如何转化社区已有力量参与社区治理?

1.撬动社区资源的力量是什么?

它是由居民跟居民之间产生的相互信任,互惠,合作有关的一些态度和价值观构成的。

在整个活动当中,每个人他在参与过程当中其实都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能够找到他的存在感的。跟大家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去撬动政府资源,让政府拿出一些钱来做创投推动社会服务的时候,有的社区是没有社会组织这种概念的,可能它根本就没有正儿八经的社会组织,他可能只有跳广场舞的这种队伍,跳广场舞的这种队伍,政府说那不用给她们钱,为什么呢?因为她们是一个自娱自乐的团体,它跟我们所有的居民是没有关系的,那我为什么去资助你?所以说你应该怎么去看这个问题。

2.如何来看社区现有资源?

对我们来讲的话,我们是以社区资本的这种视角去看问题的。我们到很多社区里面去帮助他们调研的时候,我们发现每个社区的局面都是不一样的,有的社区是社会资源比较广,有的社区什么资源都没有,那我们要做一个有标准化的一个东西的话,是不是这个工具他得适应你所有的社区。

不管有没有资源,因为我跟你比不了,就算我这个社区很穷,人都是老年人,反正各种都是最弱化,那我到底有什么呢?我们以社会资本的视角去看的话,你会发现什么都有,有什么,什么就是我的资源。比如说社区里面有老年人,什么样的老年人?六十、七十、八十、九十岁的老人,这些老人可能就是我的资源。针对这些老年人我能做什么?我可以给老年人建立老年互助体系,很多人都喜欢跟老年人聊天,到最后你在跟他们聊天的同时,其实你会发现都是老人在聊,我们没有讲话的机会,当我们走的时候这个老年人就会拉着你的衣服说,你什么时候下次再来看我。你跟他中间的沟通是有代沟的,我们这个年龄层跟老年人跨度这么大是有代沟的,真正没有代沟的可能就是老年人跟老年人之间。那我能不能去链接一些资源,去设置一些,搭建一个平台,我们能不能去做一些故事汇。

3.如何将社区自服务团队力量转换为服务社区的力量?

刚才我们讲的舞蹈队,我们如何把跳广场舞的舞蹈队变成跟居民服务有关系呢?这要看你怎么看,你如果以这种视角来看,就是我不会资助它,因为它跟我社区服务没关系,它是自娱自乐。但是反过来看,这帮人在干嘛,他在跳广场舞,对不对,广场舞是什么时候跳,可能几点到几点,这个我不知道了,谁在跳,社区的居民,什么居民,闲的没事干的,如果不跳怎么办,不跳可能就待在家里面什么事都没有,所以说为了防止这个问题,我要搞一支跳广场舞的队伍,是不是,得看你怎么去看待这个事情。那假设举个例子,我们在座的人都是跳广场舞的,我是领舞的,那大家觉得在整个跳广场舞的当中,谁的价值最高,一定是我,因为我是头儿,但是现有的这些人中可能有一个人,他画画很厉害,那我能不能跟他讲,我们刚刚听很多人说你画画很厉害,他们非常希望你能够成立一个画画的班,你愿不愿意每个月给我们教那么一次,所有的材料我给你提供,他会愿意。为什么愿意?因为在这么多人当中只有他会画画,就体现出他的一种价值。

4.培育社区力量的思路是什么?

在我们去培育社区力量的同时,首先我们得想办法,把一群人先拉进来,给他嵌入,就是与社区活跃的居民建立这种关系链,不管他是一个,还是两个,你要相信中国人是特别喜欢围观。我们在吴山广场做过一次活动,做了一场大型的嘉年华,挺好玩的,有投篮各种游戏,有很多人排队排了两个多小时,轮到他的时候他问你们在干嘛,他可能不知道大家在干嘛,就是看你排我也排,就随大流的这种围观。其实在社区里面也是,我们社区里面早就有那么一、两个是熟人了,先把它们拉进来,然后挖掘他的这种社区领袖的资源,借以他的影响力,来举办社区群英会,强调社区与居民的属性,社区是什么,我们是什么,但现在更多的居民他把社区当成了什么呢?就是吃饭睡觉的地方,平时他不愿意跟社区发生各式各样的关系,那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最终做的目的,其实是要把整个社区营造成一个大客厅的概念,让居民从家里面走出来,参与到社区里面的各类型事物,在整个参与的过程中,居民他会觉得我有资格参加。

刚才举的这个例子,比如说广场舞队我突然裂变成一个画画的,我能不能裂变成一个手工的,能不能裂变成一个唱歌的,各种各样的,可能现有的我们这个团体我能把它一下子裂变成五十个或者八十个,八十个不同的这种小团体,每个小团体可能来来回回就我们几个人循环。你一定要相信,只要你做,只要你坚持,你就会影响更多的居民参与进来。在这个过程当中,那我们要走第二步,就是建筑,先把这些人拉进来之后,通过这个建筑列出一些目标,帮助下面现有的社群设立一些符合他们的服务项目,然后最后我们去告诉他一些方式,你应该怎么去做,在这个过程当中,特别强调的就是我伸手能触到的东西。

我们讲公益触手可及,比如说西藏那边有一个学校很穷,我们原来的话都是喜欢往那边捐衣服,10年的时候我们大概捐了30万件,这些衣服是哪里来的呢?社区里面捐的,大家有人愿意捐,但是你会发现有很多问题,第一,我们花了三十多万的邮费把这一批旧衣服捐到那边去,另外一个是很多人把这个捐衣服当成垃圾场,所有的衣服连内裤全都捐过来了,有的人有传染病,它就涉及到一些清洗,分类,消毒,这个我们不讲了。最主要的一个是衣服到了那边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那我们现在讲的这个公益触手可及,就是我让你的这种服务能够变成现实,跟你有关系。比如说在现有的跳广场舞的队伍当中,裂变出一个做手工的,做得很烂,真的很烂,一点也不好,就用旧衣服做的一个杯垫,我们进行拍卖,我们怎么拍,很小。现在都在激发党建的这种活动,我们可不可以让下边任何一个党员就问你愿不愿意拍卖这个一块钱,一块钱能干什么?能买一包盐,我们还做一些微小的这种心愿,很多都在做电子琴,电饭煲,我们不做那么大,我们就做很小的,如哪个大爷就想切一斤猪肉,各位党员有谁愿意每个月拿十块钱,帮他满足那一斤猪肉的需求,很多人愿意,我真的愿意拿十块钱到菜市场割一斤猪肉送到他家里。

大家在整个过程当中,他是有互动关系的,到最后做了什么呢?我们的身份是什么呢?我们不是去解决、去介入这些问题,而是我们发现这个问题到底是怎么形成的,然后我们去分析他的原因,该谁做?怎么去做?就好比说大家都知道我拿到这个社区的翻译器,我只要想要这一个翻译器,我只要花钱去买就行了,难道我还要去造这个翻译器吗?造不出来。正如说当你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全社会都在为你协调,都在去协调你去完成这份工作。

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说,当我们把它嵌入,先把所有的人拉进来之后,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特点,帮助它裂变不同的群体。你专业也好,不专业也好,帮他告诉他这个应该怎么做,到最后体现出来它就是参与社区发展的一种社区互助体系,让居民和居民之间发生关系,我们只做统筹,我们是因事找资源,不是因资源找事,就是我要做什么事,你要不要支持我,要不要一起来,很多有共同意愿的人,他会一起来。

5.社区服务该如何做?

你到社区去进行服务的时候,首先你要满足的是社区的需求,就是你做的这个事跟社区有没有关系,是社区今年工作的重点他才可能去配合你。到社区去调研的时候,你会发现居民的需求五花八门,很多事你根本解决不了,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就可能导入一个新的需求来变成大家的需求来做,不一定说你需要什么我就需要什么。首先要落实社区的服务层,这样社区就会支持你,另外就是把社区服务逐渐形成全部的发声体。我们老是说一个人在社区里的发声体太少,太少的这个过程就导致了他在整个参与的过程中,无法吸引更多的人跟他一起,他这个发声体大了以后,他可能做的就特别有意思。然后就是集体议事,最后是有一个有效监督跟民主协调机制,现在有很多人都在讲各种集体议事的方式,包括协商民主,包括开放空间等,在整个议事的过程当中你会发现你是真的要解决问题吗?协商不一定有结果,但是我们自己要知道没有结果可能也是一种结果的体现,到最后我们要做的是要弱化这个问题。

例如停车问题,我小区里面有四百个车位,两千辆车,很多居民都在投诉,我就拿这个居民协商,大家心里面很清楚,能够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什么?建停车场,对不对,但是能建停车场吗?建不了,那如果说所有社区的居民的想法跟社区的工作人员是一样的,你觉得他会在乎这个问题吗?不在乎,因为这根本就是解决不了的问题,那我们要做的就是弱化,理性的去分析这种事情。我们要弱化他对停车的建议,我可能就搞一个协商,可能让大家分个小组去讨论讨论,我们这个小区的停车问题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可能会有很多种答案,一种是车位少,一种是物业放外来的车辆进来,还有一种是乱停,还有一种是可能我这个车位一天只停两个小时,其他时候我是空着的。那最后可能就会让大家认识到一个现实,建停车场是不可能的,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停车,相互之间的车位能不能合理的利用,物业能不能不放外来的车辆,你就把你当成小组长,你来去解决这个问题,去把这个刺头拎出来,让他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身上承担的是一种责任,他会觉得我很厉害,一般的话我不愿意去找别人,我如果能解决的话,那慢慢的其实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得能让他接受这个现实,到最后这个停车问题根本就不用去解决了,到最后解决的是停车严重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我们可以让他做去捐一些轮胎,做一些社区营造的一些工具。

例如社区老年人服务,我们发现这个社区75%都是70岁老年人,周边是五、六十年代的老房子很破,环境又差,又没有一些资本,但发现这里面有很多老年人,那我能不能把这些老年人,用嵌入、介入的方式给他裂变成不同的小组?年轻的老年人你可以服务年老的老年人,我帮你做社区银行,这样的话下边的人就可以重复进行服务。社区里有一对老年夫妻种花很厉害,我就跟他讲大家都说你种花很厉害,我就给你五千块钱,你可以教更多的人跟你一起学种花,五千块钱给到一个专业机构做厂房都不够。到现在这个老太太已经发展了四百个老头、老太太跟她一起种花。我们还会用一些公益市集帮他去拍卖,拍卖的钱给他一半,另外一部分全捐出去,然后再去招更多的学员。

在停车的问题解决了之后我们让大家把所有的轮胎统一都捐出来,让居民钉到墙上面去种花,把它弄到一起有可以当花盆,甚者把这些居民,二十个,三十个搞到一起说,我们这个小区应该叫什么名字,你们自己再想一个名字。我们可以做一个口袋花园,就比如说我们发现这个小区的环境很差,差到什么程度呢,没有一些高大上的绿植,但是都是些破土,你就买个小帽子,我们跟一些老头老太太把土一翻,一个平方给他划一道,做一个盆,你给我在这边种上,我们是让所有的卖花卉的种子的这个,我是一排这条巷子全部种紫罗兰,所以说你现在到那个小区里一看,你会发现每个老头、老太太在这个社区里都会找到自己存在的一些东西。比如说这个树是我认领的,他们到处会说这个是我干的,那个是我干的,那整个社区里面的公共用墙,包括社区里面原来有一些广告牌,都是讲一些养生的都没有人看,我们把广告牌全部撤掉,全部换成居民活动时的一些照片,他会到处找人去炫耀,他会认为自己在这个社区里面很幸福,幸福是什么,是因为他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例如像树叶,掉下来的叶子,你用书把他夹上,晒干了之后,比如说你寄给几幢几单元这个信封,会有很多社区的老头、老太太当信使,这种好玩有意思的东西能让大家去发动起来。

例如其实在杭州很多社区都有成山超市,成山超市挺大,有两层楼,这是政府民政强烈要求的,但是成山超市的话平时是关着的,一个月只开展一次,里面很脏很乱,有一些小道里面放一些油米盐之类的送给社区的低保人员。我们帮一个机构把这个地方争取来,政府购买他的服务,因为政府送盐,送米,送油要用人的,一年不多,就五万、十几万块钱给到这个机构,这个机构就把这个房子整体装修了一下。怎么装的呢?就是手绘,全部都是手绘,给一些老头、老太太一起来做,比如说这个墙上我可能画一个地球,让所有的居民小朋友都来画,然后我进行分类,假设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小房间,这个地方我就放油,我可以找所有的企业去捐助东西。里边还有一些公益格子铺,居民可以去这里面寄卖。比如说我就卖一支笔,无价拍卖,然后拍卖时间是一个星期,比如有一天他看到了出一块钱,过两天后有人出两块钱,如果没有人参与了的话就挣到两块钱了,我就打电话告诉你说,你看你这个笔拍了两块,给到寄拍的人一块,另外一块的话就存入到社区的基金里。这一块钱可以干嘛呢?我们可以买一包盐,就买一包盐,分给一个阿姨家,这个人就资助了。

例如我们会有一个免费的认领区,很多人家里面有很多东西是不常用的,就可以把一些不用的东西拿出来,捐到这里来,就往这一放,谁要领,谁就去拿。还有现在大家都喜欢玩在一个墙上面挂一根线,挂很多衣架,下面全是不要的这种衣服,你如果想要的话你就去认领。二楼全部都是手工,做成手工的话现在就开始去卖,这个手工卖给谁呢,现在已经出口到英国去了,就是做苗衣、苗饰这些流水线的东西,所有的老年人在参与当中,其实是对社会有价值了。如果有一天,我们老了以后,我们也不会承认我们是老年人,难道说我们把整个青春奉献给社会,等到老了我们就在家里带孩子,然后有一天医生拿一张纸说你快去了,然后我们就走了,不可能的呀。我们也有自尊心,任何老年人觉得他的社会经验非常丰富,他有他的社会交往对社会存在的价值,当他去动起来的时候,防止老龄化的同时又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可能他是特别愿意做的。

例如社区里面去连带青少年的这种服务,我就不信我社区里面没有人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它有很多教师,那我能不能把这帮人拉进来去服务这个青少年群体。我们还做了一个九十分钟代理妈妈,社区里面有很多的人闲着没事做,愿意做代理妈妈,就给你找一帮小朋友在那边进行学习,她不教你,只是去看着你的安全也愿意。

例如我们把社区某个地方做口袋花园,我们建一个,各种人就围社区里面转,因为你知道我们带老年人旅游这个风险太大了,但是我们在社区里面建就可以做,而这个就是做各种自治小组。在杭州有一个安宁社区,现在这个已经改名了叫彩霞小镇,然后这条路就叫好莱坞大道,他们就自己随便取的。然后还有做这个试题或者什么的,做各种试题,有的人你会发现社区里面自有的力量跟社会组织不一样,我们社会组织的话其实做一件事成本最大,社区居民他有成本吗,你不需要发工资给他,你发现金,发钱给他那是有问题了,我一个社会公益机构,我拿十万块钱可能我一年就做十几次活动,但是这些社区类型的团体,你给他五千块钱,人家能做好几百次活动。我们有一个老太太织毛衣织的很好,给他买了五千块钱毛线,你觉得他能织多少毛线,她一天到晚都在做这个活动,然后招募更多的人跟她一起织毛衣,这些毛衣是送给别人也好,是做义卖也好,他觉得有价值,70多岁称自己为年轻的老人,我们就是要发挥他的价值,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只是做一个对接,然后在这种空间微力的这种微改,很小的一个地方,这种地方环保这些都愿意去支持,因为这也是他的一个工作,这种树我们也会认领,我们叫农业大学的学生把我们小区里面的树,这个到底是什么科目,谁愿意去认领,有没有需要组织的一些沙层的东西,让他自己会去做。还有老年的居民故事会,我们社区里面有一位大娘,类似于鲁豫有约,非常静距离,艺术人生这种活动我们都可以在社区里面做,我做的过程中,用影像记录下来,假设有一天她走了之后,是不是也是一个很好的留念。然后还有一个社区自制居民课堂,所有的课堂的老师都是居民,也没有社会组织的人。

6.思考

(1)拉近与居民的关系,解决社区问题是活动目的

就是有的时候我会经常告诉所有的人,当你进行服务也好,做各种活动也好,你在做什么,其实是在做这种游戏,这种游戏最终的目的是如何拉近你和居民之间的距离。有人告诉我们这么一句话,一个社会组织也好,或者是一个居民也好,社区工作者也好,当你跟社区的人变熟了,那你这个工作就做到位了。那我们现在来到这个社区的话,很多人会让到他家吃顿饺子,吃个饭,其实这就是一个熟悉的过程,因为他跟其他人是不会发生更多的关系,包括旁边社区的一些人,这个就是说社区其实他有自我修复的一个功能。那我们需要做的不是说可能我们会往里面嫁接一些工具,嫁接一些专业的手段,但更多的是什么呢?我们要挖掘一些社会资源,去解决社区里面的问题。

(2)让居民们从参与中获得价值感

新的社区有很多的资源,这都是我们可以拿出来利用的,只要我们有一个核心的大家参与的好的理由,每个人都愿意参与进来。但是对于那些老的小区,破旧的小区,我们没有资本,那唯一的资本就是我们现有的居民,我们一定要挖掘现有的居民,让他们动起来,不要老呆在家里,动起来之后帮助他们建构属于他们的目标。他参与的过程中有参与的价值,因为你要知道老年人会比我们做事情认真。你看这个老年人认真到什么程度,当我们举办群英会,带着他们去做调研的时候,他去做这种汇报的时候,他就拿了一张纸很认真的戴着老花镜,他说尊敬的各位领导,他是这样汇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党感谢国家。其实我们之所以做这么多动作,无非是想发出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告诉所有的老百姓,所有的居民他应该有权力享受社会给他提供的所有的服务,包括我们现在所有的服务。

(3)以居民为服务的核心

用一句话来解说一下,也是我们经常讲的,就是我们变了世界就变了,有些时候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连接资源是有必要的,但是你会发现真正的核心在哪里,就是在于我们的居民,因为只有他们是每天跟我们产生联系的,而外来的力量都是外力。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思考与探索 参与式工具箱 参与治理案例 活动现场 关于我们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4-2016 http://www.ccpg.org.cn 版权所有 |

    关键词 :社区参与治理 社区自组织 社区活动 最新新闻